自己适时的抛出橄榄枝,也是十分好的

分享到:
庞统缓缓道:“就是因为这样,无论是传言还是事实,想必,辽侯与那刘和,现在都已经不是面和心不合那么简单了,从前刘和实力尚且不急辽侯,所以才会处处忍让辽侯,甚至敢于将手中兵权交予辽侯之手,这样既可以让刘和生存下来,也可以让刘和壮大起来,虽然辽侯一步一步已经实力滔天,但是又何尝不是给刘和占到了巨大的便宜啊,经过了多年的积累,加上刘和身边定然有高人相助,刘和如今在三四个月之内便拿下了大汉西北各处,也不是偶然啊!如今再看刘和,已经坐拥数个大州,皆是民风彪悍之地,虽然内忧外患巨大,但是势力摆在那里,刘和本就是一个暴虐之人,怎么会看着明明乃是他刘家家臣的辽侯您,还可以骑在他的头上呢?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,眼神有些没落,摇摇头,叹息一声,道:“诶…………本来某也不愿意与他争这天下,只可惜…………诶,世事弄人啊!”
 
    庞统莞尔一笑,道:“呵呵,辽侯,现在无论是上天使然,还是世事弄人,但是辽侯与那刘和之间的矛盾,是再也无法避免的,就算是辽侯不愿意与刘和去争,说句大不敬的话,就算是辽侯愿意将自己手中的所有权利交出去,刘和也是不会相信辽侯会这么做,无论辽侯做什么事情,刘和都会举得你在算计着他,在刘和眼里,辽侯就是他的眼中钉,肉中刺,不除之而后快,刘和怎么会坐得稳啊!”
 
    李林低着头,喃喃说道:“若是某与刘和开战,那这天下……可就是要全部搅和进去啊!”
 
    庞统有些气馁的摇摇头,道:“辽侯,其实某说了那么多,就是要说辽侯现在的样子!”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疑惑的看着庞统,道:“丝充何意?”
 
    庞统一字一顿道:“辽侯!你实在是太仁慈了!”
 
    庞统现在已经明白,眼前这个李林的仁义,才是真正的仁义,而不是如同刘备一般的仁义近伪,而李林的仁义,就是看在他的心软之上,若是不心软,不!甚至是不思进取,可能现在的辽侯,已经是这大汉天下的主人!
 
    李林惊诧道:“哦?丝充,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庞统定睛说道:“辽侯!不说那刘和,但说这一次中原之战,辽侯,你真认为与那刘表议和罢战乃是上上之策吗?”
 
    李林心中一震,道:“这……难道不对吗?”
 
    庞统立即道:“辽侯,虽然刘表兵马尚在,身后还有荆州为后盾,但是那刘表既然已经心中有了退兵的念头,便知道他那冲劲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,加上辽侯兵马已经杀进南阳,只要辽侯派一支精兵,顺淯水而下,突袭襄阳,值得荆州大阵,无论胜负如何,那刘表定然会仓惶回军救援,到时候辽侯大军杀出,都可以毫不在后身后河南各州,用尽全力杀进荆州腹地,在路上截杀刘表更好,荆州的局势,乃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只要辽侯的兵马在荆州造成的巨大的影响力,荆州的各大世家一地的想法,并不是保住荆州,而是要保住自己的家业,就算是刘表麾下那些本来忠心耿耿的文武官员们,都会有不少迅速倒向辽侯这一边,只要辽侯开出丰厚的条件,光凭这刘表的力量,根本无法保住荆州,到时候就算是刘表在辽侯的身后发难,但是家园已经丧失,大军已经无力,倒时候,辽侯会军横扫荆州,覆灭刘表,根本不费吹灰之力!那个时候的霸业,恐怕要比如今的辽侯大上数倍!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”李林眼神充满了惊异之色,自己这样的决定,无论是麾下或文或武,都没有反对过,没想到,今天就来了这么一个20出头,名不见经传的人,公然说出了与自己的决定完全对立的话来,难道……难道是自己真的错了?或者是…………自己心太软了,而自己带领麾下征战各地,每次都是自己掌握这大权,乃是全军的大脑,全军的灵魂,是不是…………也让自己麾下的所有将士,都太过依赖自己了,不!是太过相信自己了,作为一个君主,能够做到这一点,是难等可贵的,但是这样也是一个巨大的弊端,自己一步一步走的是对的还好,但是要是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呢?没有人反对自己,自己错则全军错,自己死则…………
 
    庞统势头不减,接茬说道:“某知道辽侯心中最大的希望,是不愿意让百姓在遭到战火,不再受世家大户的欺辱,但是辽侯,你要知道,这大汉已经立足四百多年了,世家为支柱的年代也过了四百年,这四百年传下来的惯例,是无法让辽侯就那么几年就可以改变过来的,如今天下所传辽侯之名望,乃是两个极端,相差甚是巨大,这天下百姓之口,和这世家之口可是大为不同的啊…………”
 
 第十二章 凤雏归位
 
    “名望!呵呵,这个虚名,对我来说,就如浮云一般!”李林听到庞统的话,晃了晃脑袋,很是不削道:“若是名望真正有用的话,这天下何以糜烂如丝!”
 
    庞统苦笑着道:“学生知道辽侯不计名利这些虚无飘渺的事情,但是辽侯需要知道,这天下之人,毕竟乃是听名而知人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真正的见到辽侯,才回理解辽侯到底是何人的,辽侯!名望之物,虽然看似并无实质,但是有时候,他可是比任何一把杀人的钢刀都要锋利,都要无情啊!”
 
    李林缓缓道:“你是说,这世家之口,好比那锋利的钢刀?”
 
    庞统摇摇头,道:“辽侯打压世家,虽然为百姓们增添了福利,但是这世家毕竟乃是这几百年来沉积下来之物,如今辽侯打压下来,碍于辽侯之威,世家可能会先在辽侯治下听命,但是这也是一种愤怒的积累,早晚有一天,若是世家爆发起来,恐怕辽侯之险,不下于一场恶战!”
 
    “哼!”李林冷哼一声,道:“那也怒能让这些个世家大户在糜烂天下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这世家子弟凭什么就要处处忍让,而寒门学子就要备受欺凌?凭什么,我李元杰最看不惯的就是不公平!”
 
    看着李林眯着眼睛阴狠的样子,庞统心中一凛,虽然知道李林打压世家,但是也没有想到,这个李林竟然是因为对世家的痛恨,才回这般的打压世家,而重视寒门学子,庞统还想奉劝道:“辽侯,但是这也要一步一步来,辽侯在北平之事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庞统还没说完,李林一摆手,道:“诶……今日不说这个,不说这个!某得见丝充之才,真是三生有幸,某有意招揽丝充与麾下,不知丝充可否同意?”李林这意思很明显,虽然看出来这个龙广确实就是来投奔的,但是面对大才,自己适时的抛出橄榄枝,也是十分好的,让则个龙广也觉得自己不是心高气傲,礼贤下士,求贤若渴,当然是每一位君主都要摆出来的样子。
 
    庞统当然已经对李林这个主公很是心仪,立即单膝跪地,道:“拜见主公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李林大笑出声,道:“好!好!今日得到丝充,也是林一大幸事!”
 
    “正是啊!”忽然门口两声爽朗的笑声,李林回头一看,不是被人,正是杨修和卢毓,李林打趣说道:“嘿!你俩个臭小子,在门口偷听多久了?”
 
    李林摇摇头,道:“嘿!你说都这么晚了,你俩还不回家吃饭,怎么的,还想在我府上蹭饭是怎么着?”
 
    只看杨修和卢毓看到了的样子,毫无惊恐之色,纷纷躬身一拜,道:“多谢主公了!”
 
    “嘿!”李林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道:“你俩小子还不客气!”
 
    看着这一君二臣竟然就好似盆友之间的笑闹,可是把庞统弄的一愣一愣的,杨修一看庞统的样子,笑道:“呵呵,丝充莫要奇怪,主公为人就是这般,诙谐幽默,只要不是处理政事之时,毫无架子,君臣之间并无隔阂!丝充习惯变好啊!”
 
    “哦哦!”庞统愣愣的点点头,卢毓笑道:“呵呵,主公,今日有得意青年才俊,是不是把你那好酒也拿出来啊!”
 
    “哼!”李林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一听到好久,庞统两眼放光,卢毓一看,立即道:“嘿!没想到丝充也是一个好酒之人啊!”
 
    庞统讪笑道:“呵呵,学生也是长闻辽侯……啊不!主公府上之酒,乃是人间佳酿!所以…………嘿嘿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也不用说学生,不学生的了,丝充你虽然年幼,但是才学可是不浅,我们有不是老师,叫什么学生啊!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 » 自己适时的抛出橄榄枝,也是十分好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