庞统低头拱手一礼,这说完了辽侯的对手

分享到:
“唔?”庞统心中一惊,不会是玩大了吧?急忙说道:“学生虽不才,却对天下之事亦颇为关心,正所谓学得文武艺,售于帝王家,学生亦是七尺男儿,来这些上一回,岂有不思光耀门据、封妻荫子之事?学生自是不及辽侯心忧天下,学生仅仅欲凭借自己胸口才学,博取一功名罢了,辽侯明鉴!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,心中微叹,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了?不过听了这龙广的话,李林也有些明白了,此人刚才莫非是在试探自己?而刚才那一句话,可见这个龙广还真就是来投奔自己的,只是一进来就竟然先跟自己说了这样一番话,也算是一个不一般的人,摇摇头瞥了一眼龙广,李林淡淡说道:“既然这样,想必你所说,某也明白,那你觉得某该如何做啊?”李林问这句话,可不是想要听到这个龙广说出什么答案,倒是有点像是在说,你觉得我能咋地?我还能咋地?
 
    “这李林终于问了!”庞统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有些不敢看李林的面色,心中坎坷,低头拱手犹豫说道:“辽侯如此大贤,亦不知此人,学生才识远不及辽侯,又如何能得知?学生实不知也!”
 
    “你亦不知?”李林戏谑的说道。
 
    想毕,庞统勉强露出几分笑意,拱手说道:“辽侯胸中韬略,十倍于学生,辽侯且不知,试问学生如何知晓,再者学生近日皆在家中苦读先贤书籍手卷,对于身外之事,却是不甚了了,还请辽侯明鉴!”
 
    你这不扯淡吗?你说了半天,这就想搪塞我啊,靠!李林没好气的看着眼前这个龙广,态度转变这么大,看来刚才就是在试探自己了,自己咋就稀里糊涂说了一大堆捏?李林撇撇嘴,
 
    然而这时,李林却端起了茶盏,既然你果然是来投奔我来的,那就好办了!李林喝了一口茶,皱皱眉头,缓缓道:“呵呵,丝充啊,既然你前来,想必及时知道某求贤若渴,丝充与某言论多时,某也看出来,丝充乃是大才之人,不如就与某说一说这天下局势吧!那个…………来人,换一壶茶,茶水都凉了!”
 
    在外等候的下人立即进来,将心泡好的茶放在李林和庞统身前,但是庞统可是没空理会这茶水,听了李林的话,庞统心中一动,但是这么小的问题,对于庞统来说,根本就不是问题,但是越是简单的问题,才越能看出来问题,越能考验庞统,是不是能够与众不同,凸显出自己,庞统眼珠子一转,拱手说道:“辽侯击退刘表,稳坐中原,凯旋而归,学生恭贺,且不知当今眼下局势,辽侯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见庞统如此问,李林有些诧异,这小子,有些傲气啊,竟然还反问过来自己了,老子是在问你嘞!你问我,咱俩谁是老大啊?放下茶盏,李林疑惑问道:“丝充此言何意?难不成还在问我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”庞统停顿一下,他望了一眼李林,笑着说道:“若是辽侯不嫌学生愚笨,不妨叫学生试言一二,辽侯再加以评说,如何?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”李林笑了两声,道:“丝充但说无妨,我对这个没什么忌讳,定然不会怪罪丝充!”
 
    见李林放下茶盏,面色很是自然说出的话,庞统心中暗暗松了口气,拱手正容说道:“眼下辽侯虽然已经在中原坐稳,而殊不知那背面赵王刘和也是趁机夺取西北占据半壁江山,而且西北民风勇武,乃是自古精兵猛将倍出之地,而且听闻刘和还与那羌王有联合之时,有胡人相助,刘和实力就更加不必说了,想必在兵力上,已经不仅仅是不逊于辽侯,想必是多余辽侯了,有了这般的实力,刘和还占据两都,想必称帝之心以有,还有那刘表,虽然说是被击败,但是称霸中原之心不死,学生在荆州便听到传闻,那刘表不知从何处得到了那传国玉玺,以学生所见,当时刘表能够欣然接受曹丕的投奔,定然就是这曹丕献上了令刘表梦寐以求的传国玉玺,由此无,袁术身为臣子,尚且敢斗胆称帝,更被说有着汉室之名的刘景升了,而这天下最大势力的两个汉室宗亲只见,夹着的可就是辽侯您啊,还有那江东的孙权………………”
 
 第十章 攀谈天下(3)
 
    看着李林微微点头的动作,庞统更是心中欣喜,现在的他,虽然有凤雏之名,自认为是才学冠绝,但是毕竟还没有得到证明的机会,就算是荆州的几位师长,同学都不时的夸奖自己,但是又有何用,自己毕竟还是一个为出茅庐的混小子,庞统要的是得到天下英雄的证明,得到天下人的赞许,看到眼前这个威震天下的辽侯李林的承认,庞统心中虽然高傲,但是窃喜还是有的,接茬说道:“再说那江东孙权之兵马,在长江以南之时,尚且想着坐断东南而已,而如今已经拿下扬州,淮河一代,淮河两岸一直乃是大汉富庶之地,想必如今孙权的心里,可不是仅仅就是得到一个扬州那么简单了吧,而刘璋,张鲁等人守城之辈,无需辽侯所虑!”
 
    “学识不凡!”李林心中惊叹一声,微微一笑,抬手笑道:“丝充之言,果然是大论之事啊!言之有理,想必这丝充还有下文吧!”眼前之人的话明显还没有说完,就已经让那个李林心中惊叹了,李林越来越是心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龙广。
 
    “不敢不敢!”庞统低头拱手一礼,这说完了辽侯的对手,那么就要说说这破解之法了,随即,庞统徐徐说道:“西面韩遂,此人本是逆贼之流,后受招安,为金城太守,而后又趁着董贼霍乱,李傕郭汜乱政而雄起,可见此人有些野心,知道袁尚与马腾联合,将其打入绝境,但是韩遂贼心怎么死去,趁马腾败亡,夺其治地,杀其忠士,多有敢怒而不敢言者!圣人云,名不正则言不顺,韩遂虽夺西凉,却不得民心,就算是有刘和帮助,又有何用?况且,马腾虎子尚在,马超威震西凉,胡人闻风丧胆,虽然如今家破人亡,基业不在,但是凭借着马腾在胡人中的威名,加上入境东羌王徽里古靠着刘和崛起,其他几路胡人怎么坐视起壮大起来,定然会联合抵抗,到那个时候,刘和跟这个徽里古的合作,那就不是助力,而是累赘了!加之胡人忘恩负义,那刘和敢于和胡人合作,不仅手天下的唾骂,也是一个巨大的错误!”
 
    “唔!”李林微微一笑,并没有想一开始此人所说之言而表示愤怒,而是欣然说道:“此言有理,恭听丝充下文!”
 
    “尔敢不敢,学生仅仅是班门弄斧罢了!”庞统轻笑一声,看来是也来越上正轨了,这么个小小问题,对于庞统来说,简直就是那死张飞吃豆芽,小菜一碟,继续说道:“再说这刘和任用张白
    庞统看着李林在思索,所以也稍微停顿了一下,虽然自己说的多,但是李林乃是身在其中,他需要想的,可不仅仅就是自己字面上可以表达的东西了,过了片刻,李林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刘和这般的弊病,那丝充认为,这天下其他诸侯的弊病呢?还有某的弊病那?”
 
    庞统面色不改,淡淡说道:“荆州刘表,本来算是雄踞荆襄九郡,麾下人才济济,侧良、侧越俱是王佐之才,蔡瑁虽然贪婪,但是也算是一员上将,水战更是上佳,还有那张允,文聘等人,如今自称楚王,与辽侯中原大战,更是猛然出现了这黄忠,魏延等猛将,刘表如虎添翼,若不是出兵仓促,更是不知道辽侯的路数,额…………呵呵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庞统话,微微一笑,道:“呵呵,可能某不会这么快就解决与刘表的战事吧!”
 
    庞统对李林拱手一拜道:“辽侯高明!”
 
    李林一抬手道:“别停啊,继续说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庞统点点头,道:“而刘表与主公中原打败,是刘表的祸事,但是同样也显露出了刘表的很多弊端,对于刘表来说,也可能或是变成好事,若不是已经身患恶疾的蒯良前来奉劝刘表,算是给刘表这个楚王一个台阶下,刘表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答应退兵了,而如今刘表退回荆州,虽然在中原耗费不少,但是对于刘表来说,荆州家底丰厚,并不算是伤筋动骨!”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眉毛一挑,疑惑道:“按照丝充这么来说,某打败了刘表反倒是帮了刘表一把了?”
 
   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 » 庞统低头拱手一礼,这说完了辽侯的对手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