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连素素那还在抱着自己小孩子,看到自己都是

分享到:
“哈哈!”庞统轻笑几声,摇摇头道:“若是一场败仗就能够帮助刘表改变,那么刘表早就改变了,学生不才,也游走荆州多年,知道荆州的弊病已经深入骨髓,各大世家明着是分庭抗礼,迷惑刘表,让他认为自己尚且还能制衡这各大世家的利益,其实不少世家都已经被蔡家和蒯家吞并,联合,现在的荆州,看似刘表为主,其实不然,那刘表自认为的左膀右臂才是真正的主人,若不是碍于刘表之名,再就已经造反了!”
 
    “嘿!”李林笑了一声,自己也想起来这历史上,刘表就是因为这治下世家的争斗,乃是让他失去了这荆州,最后让刘表见了便宜的罪魁祸首,也不买呢轻笑出来。
 
    庞统看到李林的笑声,并没有停,接茬说道:“而这刘表最大的弊病还不在世家,而是刘表的后代!”
 
    “后代!”李林喃喃说了一句,立即点头,道:“对!就是这废长立幼!”刘表历史上可就是因为刘琦和刘琮两面徘徊不定,最后败蔡瑁害成那个鸟样,死了都是秘不发丧,刘琦也是连亲爹的尸首都见不到。
 
    庞统欣然道:“没想到辽侯从没有到过荆州,竟然也是如此了解,学生佩服!佩服!不错,废长立幼,自古乃是取乱之道,则会刘表本来就是刚愎自用,优柔寡断,敢于进取中原,攻打刘和都是一时兴起所致,在立嗣上更是犹豫不决,早晚会反被其所害!刘表年仅六旬,若是归天以后,哼!荆州必将四分五裂,要某来说,辽侯根本无语再去想着攻打荆州,只待刘表一亡,荆州九郡之地,辽侯唾手可得!”
 
    “好!”李林有事连连点头,这个龙广,果然不错,这才哪到哪,竟然已经跟历史上曹操南下之时的情况说的一模一样,预预知未来是不可能了,足可见龙广之聪慧,若不是自己这样知道历史的人,又有谁会相信龙广所说的话呢?
 
    而李林知道真正的大敌,乃是孙权,还有那个几次逃过一死的刘备,如今孙权拿下了荆州,中原的大门已经在他眼前,实力可是跟历史上不一样了,这要是…………李林看着庞统,缓缓问道:“丝充,说一说这江东吧!”
 
    庞统眼珠子一转,缓缓道:“江东东孙权,说起此人,学生却又想起当日其父孙文台,引军袭董贼,实乃当世豪杰,其兄孙策不逊其父,短短一年,便打下偌大一东,叫袁术侧目而视,唯恐此子引军袭之,而如今的江东,孙权虽然草草继承其父兄之基业,但是也其虽没有其父兄之勇武,但是智慧也是不低,更何况,帐下谋士猛将众多,周瑜,鲁肃,周泰,二张,皆不是简单之人,这些人都是忠心于孙家,而自中原大战一来,孙权趁机吸取淮河,徐州,之力已经有阴阴超过荆州之势,而孙权年岁尚轻,正是雄心无比的时候,定然不会偏安一隅,虽然与辽侯乃是有结盟之谊,但是那了江东虎狼何人,不守信用是肯定的!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:“哈哈,那孙朗啊!还真就是这样的人!”李林当然是又想起了孙权跟刘备那些个破事了,见风使舵的本事,孙权可是不低啊!
 
    “但是…………”庞统画风一转,竟然露出了皎洁的一笑,缓缓说道:“孙权在江东,毕竟是毫无威名可言啊,刚刚继承父兄基业,并无功绩,而如今江东臣高而主弱,听闻这一会在合肥之南,孙权就是刚愎自用,为了能够得到功绩,增加影响,盲目进兵,打败而归,若不是周瑜高明,而孙权也能够及时跟周瑜认错,恐怕…………呵呵!但是身为主公,孙权必需在这个时候隐忍,若是忍不住,到时候这江东,可就是天塌地陷了…………”
 
 第十一章 攀谈天下(4)
 
    听了庞统的话,李林嘴角一挑,想起了据自己了解的孙权,李林缓缓道:“丝充啊,你还是小看这孙权了,这孙权虽然年岁不大便肩负重任,但是这孙权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,自幼便跟随孙坚东征西讨,六岁就敢进刘表大营要回孙坚尸首,十五岁,孙策便为了培养孙权,让那个孙权做那一先之令,如今孙权十九岁了,虽然在合肥城外大败而归,但是竟然可以主动与周瑜认错,也可见其知道进退,明白自己还要靠着谁啊!”
 
    庞统听了李林话,有些惊讶,皱眉道:“没想到辽侯竟然还对这孙权竟然还如此的赞赏!”
 
    李林摇摇头,道:“赞赏是赞赏,不过这丝充与一句话确实说对了,这孙权啊,还真就是一个不会守承诺的人,我跟他那个什么联合啊,都是胡扯,跟这窗户纸一样,说破就破的,但是这个孙权,嘿嘿…………可千万被乱戳弄这窗户纸啊!”李林眼睛一眯,随后一句话说的很是阴狠,显露出一丝丝的杀气,让那个庞统为之一振,可能就刚才那一刻,才是李林真正的面目吧,十几年的戎马生涯,对于杀人早就已经麻木的人,就算你是哪个时代的人,都是难以掩盖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的,在家中,李林陪伴家人,很害怕自己会因为这样影响家人心情,特别是几个小孩子,就连素素那还在抱着自己小孩子,看到自己都是总哭,别小看这样的小孩子,他们对这些个东西是十分敏感的,所以李林都是十分刻意掩盖自己身上的虐气。
 
    李林很快从自己的思索之中走了出来,看到一旁沉默不语的庞统,抿嘴一笑,想要拿起茶水喝来,手一摸茶杯,便道:“来人,换茶!”
 
 
    庞统一听,淡淡一笑,躬身拜道:“那还还望辽侯恕罪了!”
 
    李林一抬手,道:“但说无妨,某要杀你的话,刚才你说的每一句话,都够我杀你的了!”
 
    “是是!”庞统也觉得今天能够跟李林相聊甚欢很是欣喜,本来打算投奔李林,前来试探一番,到底这李林是不是配得上自己的聪明才智,没想到这一试探之下,尽然还觉得这个辽侯真是有趣,倒是跟自己很投脾气。
 
    庞统幽幽说道:“这……辽侯!您如今威震天下,稳坐大半个中原,称雄北方,地盘之广大,兵马之精锐,皆是这天下各路诸侯之最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连忙摆手道:“得得得,直接来正题吧,不用说这些!”
 
    庞统微微一笑道:“辽侯!虽然你地盘广大,但是却处于这天下诸侯的中间,虽然兵马精锐,但是再精锐,恐怕也无法与这天下的兵马系那个抗衡吧,更何况,穷兵黩武,也不是辽侯心中所想,在这,如今刘和稳坐中原,中原是何地,乃是这天下各路诸侯眼红之地,如今都是心中想要,但是有不敢要,而且,辽侯,你莫要忘记,辽侯之身份!辽侯如今,名义上,还是赵王刘和之麾下吧!”
 
    李林看了看庞统的眼神,点点头,道:“正是!丝充所说不错!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 » 就连素素那还在抱着自己小孩子,看到自己都是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