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亮四十艘战船便见此他船上士卒登上战船后

分享到:
“咕噜!”望着眼前的渐渐袭来的火红之色,鲁肃咽了咽唾沫,转头望向诸葛亮,讪讪说道:“何……何事?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手持羽扇摆了摆,诸葛亮收起笑意,一脸凝重望着鲁肃,正色说道:“亮思子敬乃江东人士,久居江畔,想来熟悉水性!”
 
    “别开玩笑了!”鲁肃如今死的心都有了,自己是那根神经搭错了,竟然答应了诸葛亮跟着一起来的要求,一看,现在就能看出来,是找死了吧!
 
    正如诸葛亮所料那般,辽军再行继续放箭,不过是为稳住江上的敌军罢了。因为,江面如此广阔,零星几只火箭,恐怕非但射不中诸葛亮的“草船”更为打草惊蛇,叫诸葛亮醒悟过来,所以李林并没有在听到大雾横江,江东喊杀之声传来之时就立即下令放火箭,这便是李林害怕诸葛亮还没有接近,直接就明白李林已经看破他的计策,继而逃之夭夭,那李林可不就丧失一次这么好的机会了吗?所以李林立即命令赵云找人知道火箭,随即等到火箭的数量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,立即铺天盖地的向诸葛亮射去,让他想调头逃跑的机会都没有!
 
    万余弓弩手一同施为,只见弓弦一响,箭如集蝗、矢如瀑雨,朝着江面迎头照下。首轮数千支火箭,已是染红了半边天际,到映着江面一片火红,就连那大雾,亦好似被驱散了一些,鲜艳如朝霞,令人炫目。
 
    李林不曾下令收弓,麾下辽军自是不敢停,机械般拉弓、放箭,如此反复不已,只看得蔡瑁心中惋惜,如此数量的火箭,若是能用在对战周瑜之时,就算周瑜再如何善于统帅水军,也能叫他喝一壶的,可惜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怀着甚为可惜的心思,蔡瑁偷偷望了望身旁的李林,却见他凝神望着江面,喃喃说着什么,凑近一听,蔡瑁却仅仅只能听得戏言片语。
 
    “我叫你他妈借箭,让你借箭,就算是烧不死你也能让你褪层毛!”
 
    当蔡瑁用疑惑不解的眼神望向李林时,李林正凝神尊着江面,望着天空与江面火红一片,极其壮观,同时,他倾听着江面上传来的阵阵惨叫、骚乱,心下不免有些别样感想。
 
    草船借箭!作为诸葛亮一生中与空城计等同列为最不可思议的计谋,在后世每每想到此处,李林便有些另类的想法,要是那时诸葛亮草船借箭时,辽军射出的,不是普通箭支,而是火箭,那会怎样?结果恐怕是诸葛亮借箭不成,反而有性命之危吧!你看这不是,江面上鼓声停了不说,传来阵阵敌军惊慌失措的呼声,还有江面上的熊熊火光。噼里啪啦的声响夹杂着怒骂声、惨叫声、哀鸣声…………
 
    他诸葛亮究竟带了多少士卒前来借箭啊?感觉事情有些诡异,李林低声问身旁蔡瑁道:“德珪,你可听到敌军惨叫声?”
 
    疑惑地望了眼李林,蔡瑁愕然点头说道:“听到,怎得主公?”
 
    只见李林凝神望着一片火红的江上大雾,皱眉迟疑说道:“那你可记得,敌军喊了多久了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”蔡瑁略略有些犹豫,心下一算,摇头说道:“恐怕有一柱香工夫吧!”
 
    顿时李林面色微变,抬手大喝道:“停止放箭!”李林一声令下,此处万余辽军渐渐放下手中弓弩,疑惑地望着李林。
 
    草船借箭,他诸葛亮分明仅是带了二三十艘战船,船上士卒不过数十人,总体来说,也不过区区千人左右,然而便是这区区千人,竟是惨叫了一炷香工夫,开什么玩笑!难道他诸葛亮另有奇策?令其麾下士卒大声嘶喊,故作惊慌,引诱我继续放箭?
 
    想到这里,李林紧紧的握住了自己轮椅的把手,诸葛亮草船已损,如何借箭?莫非草船丝毫无损?怎么可能!他诸葛亮如何能在万箭齐发下保全那些草船,要知道,自己下令放的,那是火箭啊!江面之上,大雾之中,鼓声早已停了,传来的阵阵的嘶喊声,亦是越来越微弱,如此一来,李林心中倒是又燃起几许希望。莫非是我想多了?
 
    “主公?”见李林面上表情变换不停,蔡瑁略有担忧唤道。
 
    “何事?”
 
    “敌军已退,众将士留在此处亦是无用,不若叫其归营歇息吧!”
 
    “嗯!”点点头,李林站在江边,心不在焉说道:“辛苦诸位将士了,且叫他们归营歇息,你也回去歇息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蔡瑁领命而退。
 
    不多时,江边几近两万辽军的弓箭手渐渐退散,除去轮到值班的士卒且留在此处外,恐怕也只剩下坐在轮椅上的李林,还有推着轮椅的夏侯霸,还有一旁的庞统,赵云几人仍在此眺望江面了,当然了,心里全部明白的也就只有李林一个,庞统也就想了个大概,也是知之甚少,赵云则是在一旁呆呆的站着…………
 
    虽然几近天明,然而天空仍未放亮,江中大雾亦是不曾散开,如此一来,江面上究竟发生了何事,李林是一无所知。不过总算还好,历史中那声“谢承相箭!”的声音总算是没能让诸葛亮令麾下士卒喊出来,否则,自己恐怕就丢脸丢到家了!
 
    然而隐隐的,李林却有种感觉,或许此次,叫他诸葛亮得逞了也说不定,可是倘若他得逞,为何不叫麾下士卒喊声“谢两万箭呢?”打击打击自己在军中威望,想来诸葛亮并非不想看到,不过话说回来,自己下令放的是火箭,又是万箭齐发,他诸葛亮如何借箭?
 
    正在李林心中不解之时,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呼唤“主公!”
 
    李林转身一瞧,见来的是徐庶,招手说道:“元直怎么也来了?”
 
    “臣下原本是睡下了,不过中途被营中动静惊醒!”微微笑着,走上前来,见李林站在江边,诧异说道:“主公在此做什么呢?”说着,还看了看一旁的庞统。
 
    犹豫一下,李林便将方才之事一一告知徐庶,同时,将草船借箭之事以自己观点的形式,也告诉了他,而一旁的庞统,夏侯霸,赵云几人也是认真的听着,毕竟他们也不是很明白。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!”听罢李林所言,徐庶抚摸着下巴上的短须,他也没想到诸葛亮竟然回来这么一招,思索了片刻,徐庶凝声说道:“如此大雾,蔡将军认为不宜出战,恐遭伏击,确实有几分道理,而主公所言观点,亦无不妥之处,用火箭拒敌,嗯,不过嘛…………”说着,徐庶望了一眼李林,满脸疑惑问道:“臣下观主公所言,主公好似确定敌军是故弄玄虚,周围不曾有敌军埋伏。如此的话,为何不叫蔡将军点起一支船队,趁敌军不备,悄然出营,将其擒杀?”
 
    “额?”望着徐庶眼中的疑惑,李林哑口无言。对啊!既然自己已经明白这不过是诸葛亮故弄玄虚之计,为何还要陪他玩耍,耗费二十余万支箭矢,另火油、布帛无数,派一军前去,岂不是更为迅捷、省力?
 
    见李林听闻自己所言后,一脸目瞪口呆,一旁的庞统苦笑一声,瞪了一眼多嘴的徐庶,连忙转移话题说道:“额,这个,其实依臣下之见,主公所为,才是稳妥,臣下以为,虽然主公料定江面大雾之中并无敌军埋伏,然用兵之道,虚虚实实,保不定,咳!是故,臣下认为,主公所为,才是稳妥!虽耗费了些许箭矢、亦叫敌军徒劳无功!”说着说着,庞统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…………
 
 第二百六十章 连环船初登场
 
    “士元莫要再劝慰我了!”摇摇头苦笑一声,李林无奈叹息道:“元直说得不错,叫一支船队悄然再出,省事省力!此事是我失察,不及细思便下令,士元不必为我辩解!”说着,李林暗骂自己一句,傻了吧,自以为得计,还信心百倍下令放火箭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走吧!”摇摇头,李林摆摆手,夏侯霸立即推着李林返回,而庞统,徐庶,赵云既然当然也是立即跟随在后,李林虽说有些失望,不过想起诸葛亮那家伙也不见得逞,总算是稍稍好过了一些。走着走着,李林好似想到了什么,在身旁庞统疑惑的目光中,他忽然停住脚步,回头凝神望着江面,眼神闪烁不定,难不成他诸葛亮此次借箭并非是用草船?
 
    而是利用在李林心下惊疑不定之时,诸葛亮与鲁肃却是刚刚逃得一条性余,恐怕这一次,是诸葛亮有生以来最为狼狈的一次,非但手中羽扇失了,全身上下湿透不说,更是处处染着尘灰,反观鲁肃,亦是全身湿透。非但顶冠失了,脸上还被大火熏得乌黑,一副落魄相。
 
    “哈哈!”望着对方的狼狈相,两人相视一笑。事实证明,李林的数万支火箭,却是险些叫诸葛亮与鲁肃丧命,眼下二人正坐在一艘小船中,徐徐而夏口方向而去。不得不说,鲁肃不愧是诚诚君子之士,即便是被诸葛亮害得如此狼狈,仍一脸恬然,回望一眼方才停船之处。望着那面仍隐隐有些微光,鲁肃摇头苦笑道:“险些丧身鱼腹,险哉险哉,想不到那火箭竟是如此密集!”
 
    “呵呵!是啊!”诸葛亮点头附和了一句,脸上竟然毫无狼狈的样子,倒是跟一旁的鲁肃形成鲜明的对比,笑道:“经李林麾下的弓箭手这般的折腾,恐怕辽营之中火油眼下差不多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,却是苦了我与子敬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回忆方才之事,仅观诸葛亮发现辽营射来数千支火箭,仍有闲情与鲁肃开玩笑就可以看出,他不是没料到此行中途会被人看穿,诸葛亮有一点跟李林十分的相似,那边是为思胜先思败,也就是说诸葛亮敢这般大胆的前往辽营外借箭,当然也就想到了自己的计策会被自己的老友庞统或是徐庶看出来,但是诸葛亮也绝对想不到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李林而不是别人,放火箭,诸葛亮早也想到了这样的事情,正是因此,早在诸葛亮与鲁肃从夏口出发前,诸葛亮已叫督备此事的刘琦麾下将士取水,将四十艘战船上的草人全部淋湿,又取水到在船舷两侧,至于风帆等处幔布,亦是久久浸泡在水中,直待诸葛亮启程之前,方才令人挂上。至于船身其余各处,诸葛亮亦早早叫刘琦派人用泥水反复涂抹,为的,就是防备辽军,不,是防备李林下令放火箭,不过他唯一没有料到的事,李林似乎是太过于执着了,竟然放了几近七、八万支的火箭,七、八万支,其中热量足以将那些湿透的草人,继而便是风帆、以及战船本身…………
 
    仅仅是第二轮齐射,诸葛亮四十艘战船便已经被火箭点燃,见此,他只好下令弃船,叫船上士卒登上战船后方用绳索吊着的走柯,不得不说,诸葛亮处事,十分谨慎小心,他见大船调头不易,恐事有突变,是故特意在每一艘大船后方,用绳索吊着一条走柯,毕竟大船之上的士卒也不过三四十人,挤一挤,还是能坐下的,如此一来,四十艘大船,一眨眼间竟然是折了二十余艘,其余十余艘,亦是青烟直冒,在被迫放弃了大船之时,其实诸葛亮、鲁肃,以及其余一干士卒亦不曾乘船离去,而是故意装作惨叫,以免叫李林看出破绽。
 
    一来嘛,诸葛亮此刻更为担忧李林派军围剿,是故叫将士故意惨叫,以安李林之心,二来嘛,便是想叫辽军多放几轮箭支,就算是为消耗辽军物资,那也是好!当然了,这是鲁肃的想法,诸葛亮自然不这么想。低头整了整衣衫,鲁肃于小船上正襟危坐,回望一眼身后,想起方才的惊险,心下终于松了口气,一回头,却见诸葛亮有些茫然地望着江面,心中一叹,犹豫劝道:“孔明,如此情形之下,能保得一条性命已是不易,莫要多想了,此事在下自会如实告知公谨,为孔明开脱!”
 
    “开脱?”诸葛亮回过头来,诧异说道:“为何事开脱?”
 
    “啊?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鲁肃诧异说道:“自然是为箭矢之事啊,孔明之计虽是巧妙,可惜被辽营中人看破,七日之约只剩下三日半,孔明又如何赶制十万支箭?咳咳,抱歉,此计甚是巧妙,可惜事败,或许乃是天意,孔明莫要多想!”
 
    “事败?”见鲁肃这么一说,诸葛亮脸上挂起几许微笑,椰愉说道:“那可不见得!”
 
    “咦?”鲁肃自是一脸不解,却见诸葛亮转身望了一眼江水,忽然伸手在水中一探,取回手时。手中却是多了一支箭矢。
 
    顿时,鲁肃面色大惊,俯身望向江面半响,随即不可思议望着江面上漂浮着的一片片箭矢,喃喃道:“难不成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啊!”诸葛亮微微一笑,起身望着下游方向,喃喃说道:“差不多了,子敬应该可以望见了!”
 
    “望见什么?”鲁肃下意识说了一句,顺着诸葛亮眼神一望,却见下游方向,隐隐有数十艘小船停于水中,随着距离的徐徐接近,鲁肃的眼睛渐渐瞪大。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_PK10计划人工计划_PK10全天计划网页版 » 诸葛亮四十艘战船便见此他船上士卒登上战船后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